松风/水圆 岳

[福井县]



  “哎……”


  听说这里是三大松原之一,原本我还很期待可以看见从天边一角延伸至另一边、看不到尽头的一整排松树林荫景色呢。


  从敦贺车站带着雀跃的脚步走来,好不容易抵达气比松原,但眼前的景象真的让我有点失望。
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
  我对松原的第一印象是,凌乱。与其说是一种开放感,不如说是混乱、阴郁的感觉。不管从哪看,这都不像是松树林嘛。我看到的景象跟“白砂青松”离得有点远。不不不,光从入口来判断的话就对这片松原太失礼了,继续看看吧……


  我一边张望四周,一边往海岸线方向走去。确实,这里的景象比入口处好了很多,但凌乱的感觉还是没有变化。只有在海岸沿线才能看得见砂,松树林里净是些落叶与杂草。并且,每一棵松树都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,只有寥寥几株看上去像是日本画中的枝丫。


  “这就是传说中的三大松原之一吗?到底是怎么了……”


  连拍照的心情都没有,我像是被期待背叛一样,不断地叹着气。这时候,一位手持竹耙的大叔笑着和我搭话。


  “欢迎来到松原。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
  应该是我失望的表情看起来很明显吧,大叔他毫不犹豫、一针见血地问我:


  “你很失望吗?”

  “……如果要我说实话的话。”

  “哈哈哈!说的也是啊。”


  大叔眯着眼来回看着这片气氛黯淡的松树林,突然说起了可怕的话题。

  “这里的树啊,基本上都快死了。”


  诶?!


  “过去能一望无穷的广阔松树林,已经遭到砍伐、改种为其他树林,只剩下这里没有遭殃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还不只那样哦!松树林以前可是个生产场所呢,落在这里的松叶和树枝全都会变成燃料或肥料,但如今还存在需要天然燃料与肥料的人吗?

  “……不存在了。”

  “对吧。没有人会使用落叶与枯枝。于是落叶和枯枝累积成堆,成为土壤的养分。如此一来,只能在贫瘠土地生长的松树就只有退场的份了。”


  大叔伸手指向在入口郁郁苍苍的树木,说道:


  “像那样子让阔叶树继续扩张的话,松树根本就无法赢过它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还不止这样哦。”


  这一次,他的手指向了身形消瘦、宛若铅笔一样立着一排排细小松木。


  “那是在战后种下的赤松,而不是海岸边常见的黑松。再加上间伐的时间也迟了许久,下部的树枝开始枯烂,形成头重脚轻的状态,只要风一吹就很容易折断或倒塌。松树原本是不容易变成这样的呀。”


  大叔手指滑过的每棵树,都是红了叶子的松树。


  “那是松树开始枯萎的象征,每年都会有不少的松树枯萎呢。”

  “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吗?”

  “当然有呀!林业局会来散播药剂,还会砍掉、运走枯死的树木。可还是无法防止松树枯萎。”

  “嗯?为什么?”


  “因为松树并不是只在这一带存活啊。其他松树枯萎的话,虫子也会把疾病带到这里。一直以来都是这样。”


  哇……


  “因为四面八方都无生路可逃,仿佛是被医生宣告时日不多的重症患者呢。”


  我都不知道背后有这样的故事。但是说着这令人绝望的事情时,大叔脸上却是满满的笑容。


  “真的……没有任何办法了吗?”

  “只靠我一个人的话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是没有办法的呀。”


  大叔缓慢地张开双手,仿佛要拥抱整座松树林一样。


  “我在这里出生、在这里长大。松原就是我的庭院、我的一部分、是我这生的骄傲!”

  “好棒!”

  “哈哈哈。而且居住在敦贺的人们,有很多都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哦。”


  大叔将他手中的竹耙递给了我。


  “想让松树变得有活力,就得用耙子将遍地落叶翻起集中,松叶已经没有用途,但想要留住松树的话,就不得不这样做。来,你试试看。”


  嘿咻!挽起袖子的我用手中的竹耙将落叶……呜……哦……好……好重啊!天啊!


  “哈哈哈!不简单吧?等一下还会肌肉酸痛呢。”

  “一直都这么辛苦吗?”

  “是啊,像这样的工作,我一个人的话,再怎么拼命都是完不成的。”


  大叔将我手中的竹耙拿走,又再一次环视整片松树林。


  “预防松树枯萎,就要让它不断产生新的枝丫,替换贫弱的树木。接着修剪随意生长的阔叶树和杂草,再除去落叶和枯枝……要让松原恢复活力,需要很多人的智慧与帮忙,还得花钱,而且谁也不能保证结果是否有效。”


  好难啊……


  “自由生长起来的松树林,在国内只有这儿才有哦!如果希望我们家乡的骄傲、气比松原从今以后也可以一直留存下去的话——”


  咚!大叔用手中的竹耙强力地敲打地面,然后开始哗哗地扒着地上的落叶。


  “那只能由我们来传承这个信念:一定要让松树林活到我们的子子孙孙的年代!”


  咻咻——从上吹来的风,带着淡淡的松脂香。


  “真香啊。”


  抽动鼻子呼吸香气的大叔抬头看了看头上的一抹绿色。


  “最近,松原的再生项目启动了。因为要整治,所以每年松树林都会有不同的变化。在整治好之前的松树模样,大概会和你所想的松原有着极大差异吧。不过啊……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一定会变得更好……不对,我们会让它变得更好。”


  大叔将手中的竹耙一下扛在肩上,笑着走开了。


  “记得再来看看它们啊!”


  咔嚓。连想都没想就按下了快门,但我拍的并不是松原的景色,而是抬头挺胸走在松原之中的大叔的背影。

  • Twitterで共有
  • Facebookで共有
  • 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でブックマーク

作者を応援しよう!

ハートをクリックで、簡単に応援の気持ちを伝えられます。(ログインが必要です)

応援したユーザー

応援すると応援コメントも書けます